三途川

自杀.jpg

【梅林罗曼】早安。

【有私设】

—————————————

“王。----”

阳光肆意洒落在人的虹色长发上,魔术师的双眸眨了又眨。
光芒折射上人的瞳孔,点点闪烁宛若星辰大海。

罗曼在他的膝上睁开睡眼,梅林的身形刚好为他挡住全部蛰眼阳光。
梦魔眯着眸子笑起来,罗曼不知道他这种温度的笑容还曾对谁展示过。
“你做梦了吧?”
他抬起头,不再将目光施舍于他。
“花都开了。”

罗曼顺着梅林的目光调整视线。
“----阿瓦隆没有四季,它只是一个保质期为永久的花园而已。”
那家伙这么评价阿瓦隆。
“不过现在可是这么多年来,第一次的全体型盛放唷。”
弯眸,嘴角的弧度好似一个得意洋洋炫耀自己崭新玩具的幼童一般。
“真是幸运呢,罗玛尼。”

罗曼只是觉得诧异而厌恶。
梅林将食指抵在唇边,笑嘻嘻阻止了罗曼差一丝便吐出的话语。
他好像看穿了他的想法。
“即便归于‘无’也有人记得你呢。所谓世界的尽头便是无人能追寻的地方,不然只有花还随便让人进也太寒碜了。不过这样的话我自私一把将即将化为尘埃的家伙拉进来聊聊天也不过分吧?”
很过分。真是让人扫兴的努力。
罗曼在心底诽腹。
“真美好啊,罗玛尼。”

花妖精在他们身后小声嘀咕,须臾间又被扯拉离开。
玫瑰花的妖精在笑,是截然相反的温度。
人们说,玫瑰的花语是爱与希望。
妖精们离开了。不知何处的小花瓣间开始泛黄。

魔术师的辗转犹豫终于让太阳迎来了乌云,厚重而压抑。
阳光仿佛未曾怜悯一丝一毫于这无药可救的大地。
星辰大海在他眸中模糊成千。

“王----”

梅林终于再次展开的笑容仿佛能驱散肆虐在花海中的枯黄。
罗曼的神情不曾触动一分。
他和他都知道,总会有这么个时候。

“您是无上的,主宰万物,全知全能的王。”
萎缩腐朽的花朵呼吸间化为尘土。

“您是高洁,不曾沾染世俗的王。”
狂风也未能摧毁梦魔眸中的温度,它存于世间岿然不动。
阳光换来了荒芜。

“…撇人为凡俗的夫子,只会将小把戏弄于股掌。”
罗曼轻轻瞌上双眸,迦勒底的制服在漫天黄土中逐渐化为玫瑰花的叶瓣。肆意飞散。
是神也阻止不了的飞逝,也是世间再无二的美。

“…将献出永久的忠诚与无边臣服。”
足以撕裂万物的暴风骤雨倾盆而下,所有美好化为一隅的回忆
名为罗曼的人类最后一根发丝也成为被雨点欺凌的悲哀碎片,与它归属的部队一样残败萧然。

“……和贪婪丑陋的爱意。”

男人声音温柔恭敬,那媲美人类最伟大钢琴家指尖旋律的动听哀转。他将所有美好凝结成枝枝繁华,包括男人永垂不朽的生命。只是尾音被惊雷震散,絮絮缠缠,又被雨点吹烂,融于天际,再不成调。
他仍旧跪在原处,又似乎从开始便是如此。

星辰大海或为混沌之初,华美白袍被污染沦为泥土附属。边角与身上土色还在提醒梦魔,是场噩梦。
雨滴与雷声像极了妖精的笑,她们笨拙地学着人类姿势,笑男人执迷不悟。

或是第一次他选了逃避,第二次他择了拼尽全力,然命运之神也仅仅是向他垂了垂眸以作回应。

“流星,美么?”
玫瑰的妖精为他遮上巨幕,将丧家犬与发狂的暴雨隔开。

“啊啊。美极了。”
他只收获了玫瑰。

笑容悦目而凄清。

——————————————————

●设定在医生使用第三宝具后消亡的瞬间,梅林没去帮忙怼魔神柱就是在加紧赶工,因为是拦截第三宝具甚至差点搭上整个阿瓦隆,最后的结果如同文中,仅仅是挽留了如同梦境般美好的一瞬。

●私设梅林阿瓦隆的环境根据梅林的心境发生变化,每获得一种新的感情就会有相应的花朵生长在阿瓦隆,和这朵花的花妖一起。也就是说,可以想象一下文中梅林心境是何种程度才发生那样的环境。罗曼也一样,是梅林获得的第一株玫瑰。